新中国70年职业教育改革发展历程:锻造大国工匠 奠基中国制造

發布時間:2019-10-01浏覽次數:

 

70年前的中國,洋火、洋布、洋灰這些被老輩人冠以“洋”字的詞語,記載著工業基礎薄弱、産品和技術都要依靠舶來的日子。

70年後的今天,中國的高鐵走出國門、“天宮”遨遊太空、5G技術引領潮流……“中國制造”遍布世界,並向“中國質造”和“中國智造”挺進。

經濟的騰飛離不開千百萬能工巧匠,社會的進步離不開數以億計的高素質勞動者。職業教育,作爲工匠的搖籃、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的地方,曆經70年不懈追求,奏響了技能強國、職教興邦的一曲壯歌。

建立起世界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

我國擁有著世界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截至2018年,我國有職業院校1.17萬所,在校生2685.5萬人。中等和高等職業教育招生和在校生規模分別占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

龐大數字的背後,凝結著中國職業教育持續70年的艱難求索。

“普通中學多,技術學校少,不適應恢複與發展經濟的迫切需要。”1949年,我國各類職業學校加在一起,在校生僅30萬人。

上世紀50年代,中國學習蘇聯開始工業化進程。爲了快速填補人才缺口,國家把重心放在培養周期短、人才實用性強的中等職業教育上。中央和地方的工業、交通、農林、財貿等國民經濟主管部門,創辦了一批中等專業技術學校,培養技術幹部和治理幹部。勞動部門所屬的企業建立技工學校,培養面向生産一線的技術工人。經過幾年的建設,一批近代中國所沒有的中等地質、礦業、電機電器、鐵路交通等學校建立起來。

然而,當時的形勢是大幹快上,人才培養的速度仍難滿足需求。1958年,一種新的教育模式——“半工半讀”學校率先在天津國棉一廠出現。這種“半天勞動、半天學習”的模式,在城市和鄉村廣泛開展。在當時的條件下,這種方式讓更多人有了受教育、學技能的機會,擴大了職業教育的覆蓋面。

到1965年,我国已有中等职业学校7294所,在校生126.65万人,占当时高中阶段學生总数的53.2%。

然而,探索尚未見分曉便戛然而止。“文革”期間,職業教育被認爲是“資産階級‘雙軌制’”的標志,大量被停辦、撤並或改爲普通中學。

職業教育的再度恢複是改革開放以後。隨著全黨和全國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各條戰線都痛感人才匮乏。但另一方面,學校培養出來的不少人才又因不合實際需要而形成大量積壓。數據顯示,      

1978年,我国中等职业学校在校生仅占高中阶段學生总数的7.6%,中等教育结构严重失衡。

1985年頒布的《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在論述“中等教育結構調整”時,通篇只說了一件事——發展職業教育。《決定》對職業教育體系有明確闡釋,提出“逐步建立起一個從初級到高級、行業配套、結構合理又能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的職業技術教育體系。”這一布局影響至今。

但是,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發展的重點仍是中等職業教育。除原有的中專和技校外,一支新力量——職業高中加入進來。當時,山東、北京、上海等地率先試點,將普高改爲職高或在普高裏辦職高班。這類學校隸屬離市場最遠的教育部門,卻最先嘗到市場的滋味——畢業生不包分配、沒有幹部身份、沒有上級行業企業的庇護,必須到市場的大海裏學會遊泳。但很快,這便成爲中國職業學校的常態。

以政企分開、企業減負增效爲背景的上世紀90年代,隨著勞動人事制度改革、企業教育職能剝離的推進,加之尚處于中低端生産的企業無力爲技術工人提供優厚待遇,職業教育的吸引力出現下滑。與此同時,知識經濟大潮席卷而來,高等教育快速發展,從另一頭對傳統職業教育構成沖擊。

職業教育沒有就此消沈,而是以改革的方式解決面臨的問題。一方面,國家進一步加大重視。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正式頒布,以法的形式明確了職業教育的地位、體系構成以及政府和有關方面在發展職業教育中的責任。另一方面,尋求新的突破,將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提上議事日程,並開始質量提升和內涵建設。

1999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首次明確提出:“要大力發展高等職業教育,培養一大批具有必要理論知識和較強的實踐能力,生産、建設、治理、服務第一線和農村急需的專門人才。”此後短短十幾年,我國高等職業教育的數量從幾十所增加到1400余所。

然而,縱觀各個時期,職業教育在國家需要和個人選擇之間,似乎總是存在錯位。“低人一等”的偏見,“斷頭路”“天花板”的擔憂依稀可見。

面對我國産業轉型升級的需求,2014年中央再次召開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批示:“職業教育是國民教育體系和人力資源開發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廣大青年打開通往成功成才大門的重要途徑,肩負著培養多樣化人才、傳承技術技能、促進就業創業的重要職責,必須高度重視、加快發展。”國務院頒布《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提出建立産教深度融合、中職高職銜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同時,建立高職生均撥款制度,與本科享受同等待遇。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中央深改組會議並審議通過《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這份文件開宗明義地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這句看似簡單的表述,卻代表著職業教育發展的新境界。一系列制度設計給職業教育注入了底氣。縱向,在職業教育體系裏,有中職、高職、本科直至專業碩士和博士;橫向,有産教融合、學曆證書與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融通。職業教育不再是低人一等的那一軌,而是並列存在的一條上升通道。

形成中國特色的職教人才培養之路

“同学们,大家穿上工装,戴上安全帽,就是一名准‘电梯人’了。从今天起,你们要学习过硬本领,对每一位乘坐电梯的生疏人负责。”日前,在天津机电工艺学院机电工程系,来自企业的培训师正在给现代学徒制班的學生上课。

現代學徒制,一項旨在深化産教融合、校企合作,進一步完善校企合作育人機制,創新技術技能人才培養模式的改革,自2014年提出以來,已在全國開展366個試點。

人才的適用性是職業教育貫穿70年的課題。

“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新中国成立初期,职业教育根据这一原则展开人才培养探索。“当时的理解,學生要参加劳动就是真正的生产劳动。学校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实习车间,每个车间都有自己的产品。”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前身、原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校长俞家琦回忆说。由于中专、技工学校与行业企业有着天然联系,“实习工厂辅导老师大多是从工厂调来的高级技工和老师傅”。

“动手能力强”是许多老中专生引以为傲的优势。但这种培养方式并非完美无瑕。“当时学校教育完全是计划体制,需要开什么专业,教什么内容,由上级来下达。比如,讲生产劳动,學生就要固定在一个岗位上工作8周,不能轮换。为了让學生学到些本领,后来在自己学校能修订教学计划时,大家才把生产劳动改为专业实习,并规定要轮换工种。”俞家琦说。

改革開放後,這種培養方式只延續了短暫的時間,就難以爲繼了。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和國企改革後,爲減輕企業辦社會的曆史負擔,行業企業紛紛與職業教育脫鈎。研究數據顯示,從1995年至2006年,我國企業辦中等職業教育的機構逐年減少,從2850所降至520所。

在這樣的情況下,“黑板上跑火車”“大學課程的壓縮餅幹”成了一些職業學校的無奈之舉。

2002年和2005年,國務院召開兩次全國職業教育工作大會。針對當時職業教育存在的問題,提出探索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發展之路。大會在主題報告中將之概括爲:“必須服務于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必須滿足城鄉居民對職業教育的多樣化需求;必須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相適應;必須與生産勞動和社會實踐緊密結合。”

從2006年開始,教育部、財政部聯合實施了“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建設計劃”。中央財政累計投入專項資金45.5億元,拉動地方財政投入89.7億元,行業企業投入28.3億元,支持200所國家示範(骨幹)高職院校建設。

“這一輪建設特別強調體制機制改革。”南京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教務處處長徐胤莉說。許多學校開始破解職教人才培養面臨的難題,職業教育內涵建設全面展開。

訂單班、大師工作室、引企入校、現代學徒制、共建實訓基地……各種能夠調動企業參與人才培養積极性的合作模式开花结果,學生实践学习的机会大大扩充。工作过程系统化课程、项目课程、基于岗位能力要求开发课程……世界先进的职业教育理念开始在本土落地生根。校企合作,不再简单地理解为到企业实习,而是从人才培养方案制定、课程设置、教学到评判的一系列深度参与。

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是牵引职教内涵发展的另一双无形之手。据大赛执委会提供的数据,“目前有近90%的赛项由国内外知名企业深度参与,及时引进产业最新技术、先进设备和人才需求标准”。经过十余年发展,全国已形成校赛、省赛、国赛三级赛事体系,参与各级各类技能竞赛活动的學生由2008年的数十万人,发展到如今已基本覆盖3000万名职业院校在校生。

“努力讓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批示中對職業教育寄予厚望。

職業教育以實際行動作出回應。近年來,我國的職業教育完善了實訓教學條件建設標准、專業頂崗實習標准、專業教學標准等一系列標准建設,加強了職教師資隊伍建設,其中“雙師型”教師達到45.56萬人,中職階段占專任教師的比例爲31.48%,高職階段爲39.7%。

       今年以来,“1+X”制度启动试点,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正式实施,一批产教融合型企业正在培育,人才培养观念正在从单一的技术技能向综合素质和培养复合型人才跃升。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为职业教育增值,为职校學生赋能,为人人成才铺路,为人人出彩奠基。

服務國家戰略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不斷增強

“我國經濟要靠實體經濟作支撐,這就需要大量專業技術人才,需要大批大國工匠。因此職業教育大有可爲。”2019年9月,甘肅山丹培黎學校,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的囑托言猶在耳。

時代發展到今天,職業教育肩負著培養多樣化人才、傳承技術技能、促進就業的重要職責;承擔著努力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的曆史重任;被視爲深化教育領域綜合改革的戰略突破口和轉方式調結構惠民生的戰略支點。

而職業教育70年的發展曆程,用實際行動一次又一次證明自己擔負得起這樣的重托。

從過去的“兩彈一星”到今天的大飛機、大火箭,沒有哪樣國之重器的鑄造沒經過職業院校的畢業生之手。

從1990年亞運會到2016年的杭州G20峰會,沒有哪次國家重大外事活動的禮儀接待、餐飲服務少得了職業教育的倩影。

從托幼到養老,從生産、銷售到物流,從能源到通信,沒有哪項百姓生活離得開職業教育培養出的人才提供的産品和服務。

今天的職業教育,以更飽滿的精神不斷增強服務國家戰略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

产业升级,专业先行。今年年初,人社部公布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等13个新职业。而2019年高职專業設置备案显示,今年备案开设高职“大数据技术与应用”专业的学校399所,“云计算技术与应用”专业207所,“物联网应用技术”专业498所,“工业机器人技术”专业568所。

虽然职业教育不再像计划经济时代那样附属于行业企业,但是与之紧密的程度却属空前。北京市教委已连续两次带领职业院校开展“职业教育与首都产业契合度调研”,并据此调整專業設置。今年国家公布的49个中职新专业,全部由行业牵头制定,重点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制造强国建设、现代服务业提质扩容。同时,数据显示,在现代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一线新增从业人员70%以上来自职业院校。

脱贫攻坚,大显身手。许多贫困家庭实现了“职教一人、就业一个、脱贫一家”。从四川藏区孩子的“9+3”免费职业教育,到中等职业教育对所有农村學生、涉农专业學生和家庭经济困难學生免除学费,补助每生每年2000元国家助学金,职业教育在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过实施职业教育东西协作行动计划,东部地区兜底式招收西部地区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接受优质中职教育,毕业后根据學生意愿优先推荐在东部地区就业;通过广泛面向农民、农村轉移勞動力、下崗失業人員、殘疾人等開展職業培訓,爲近年來我國年均減貧1000萬人以上作出了重要貢獻,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肯定。

“原先我家里种的茶几十块钱一斤就卖了,现在我跟随大师学了手工制茶,茶叶也能卖到1000多块钱一斤了。”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的贵州黔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學生高智文对未来满怀信心。他的同学、畜牧兽医专业的女生王琴,毕业后回到老家毕节的现代化养殖企业,起薪每月5000元。他们只是千百万职教学子的缩影。据统计,近3年来,850万家庭的子女通过职业教育成为第一代大學生。职业教育为改善民生和促进就业创业,作出了重要奉献。

“我吃過文化程度不高的虧,現在職業院校的大門向我們農民工群體敞開了,我要抓住這次機會提升自己的職業技能水平。”在深圳打工的楊軍今年重返了校園。2019年,國務院作出高職擴大招生100萬人的決定,職業院校向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新型職業農民等群體敞開大門,爲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隊伍注入新力量。

職業教育還積極服務“一帶一路”,助力企業“走出去”。近年來,天津市職業院校探索建立“魯班工坊”,已先後在泰國、英國、印度等7個國家落地。2017年,肯尼亞“蒙內鐵路”順利通車,背後是陝西鐵路職業技術學院等8所職業院校組團、分段爲當地員工提供培訓支撐。今年3月,非洲大陸再次傳來好消息,在中國有色金屬行業協同“走出去”探索海外辦學過程中,由中國職業院校開發的5項專業標准獲批成爲贊比亞國家專業教學標准。

回首70年,職業教育在一次次應對變化中,實現著自己的蛻變。

回首70年,職業教育以其特有的堅韌和實幹,回擊著輕視勞動、輕視技能的偏見。

回首70年,職業教育以其責任擔當,源源不斷地爲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輸送合格的技術技能人才。

展望未來,在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新征程上,在追求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道路上,職業教育必將更加堅定地承擔起鍛造大國工匠、奠基中國制造的職責,更加有力地肩負起技能強國、職教興邦的曆史重任。(《中國教育報》2019年09月27日第1版)

 

 

热门关键词:钱冠娱乐娱乐场-首页| 钱冠娱乐客户端-首页| 钱冠娱乐游戏-首页| 钱冠娱乐app-首页| 钱冠娱乐线上-首页| 钱冠娱乐登录-首页| 钱冠娱乐平台注册-首页| 钱冠娱乐老虎机-首页| 钱冠娱乐下载-首页| 钱冠娱乐网页版-首页| 钱冠娱乐网址-首页| 钱冠娱乐官网-首页| 钱冠娱乐国际-首页| 钱冠娱乐平台-首页| 钱冠娱乐开户-首页| 钱冠娱乐娱乐城-首页| 钱冠娱乐官方网址-首页|